拍的一组山西大学音乐系妹子

拍的一组山西大学音乐系妹子

又到毕业季拍的一组人像,来自山西大学音乐系的,美声,手风琴,和钢琴专业的妹子,语言组织能力有点差,这个其实是在六月份拍的,只是一直忘记发了,虽然已经发过朋友圈了。

那些年,我们一起扯过淡的青春!

那些年,我们一起扯过淡的青春!

有这样一段话:二十多岁的我们,好像被印上了很多不属于我们的东西。我们被迫懂得很多人情世故,我们被迫知道现实的残酷之处,伴随着我们所谓的梦想和一触即溃的自尊,开始变得不知所措。我们想要依赖自己,却发现自己还靠不住;我们安慰自己还小,却发现身边的朋友已经风生。

微信的删于被删

微信的删于被删

晚上刷了下朋友圈,屏蔽了好多好多广告,发现,真真有价值的少的可怜,看了下自己的好友列表,1158这是用了七八年的号码,没有换过,同事家人,朋友,喜欢的异性,推销的客户,被推销的,喜欢我的,不熟的,好友真的不算少了。

为何曾经人人担忧的网瘾逐渐没人提及了?

为何曾经人人担忧的网瘾逐渐没人提及了?

突然想起一件事,题主本人是 90 后,记得在八年以前那时候经常见到、听到谁家孩子有网瘾,谁谁家孩子送进戒网瘾所里,当时很多家长都是在高度紧张状态,不许孩子上网。电视上会报道治网瘾的新方法、有哪些有名的戒网瘾专家云云。

mail:i@tengwa.net 晋ICP备15000266号

用户登录